恒达首页-官网|登录恒达首页-官网|登录恒达首页-官网|登录

恒达注册 南开大学王兆军:统计学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被重视过

7月24日,由中国商业统计学会数据科学与商业智能分会、厦门大学等机构联合主办的第十三届“国际数据挖掘与应用统计研究会年会”在厦门召开。

南开大学统计与数据科学学院执行院长、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、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统计学科评议组成员王兆军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统计学以前没有被这样重视过,目前统计学的高考分数高、学生就业好,社会需求旺盛,大家都认识到统计很重要、很有用。”

王兆军 图片来源:厦门大学提供

数学迎来第二个春天 统计学从没被这样重视过

“最近这几年非常明显,我们学院(指的是南开大学统计与数据科学学院)的就业率排在学校前面,这说明社会需求旺盛,大家都认识到统计很重要、很有用。”王兆军表示。

王兆军向记者透露,他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届数理统计专业本科生。南开统计学科源自数学,是南开大学数学学科的一分子。他亲身经历了两次数学热,“上一次数学热是在(一九)八零年左右。徐迟的报告文学《哥德巴赫猜想》使全民都知道哥德巴赫猜想,让许多人都有哥德巴赫情节,也经常有一些人,拿出材料找到大学数学院,说把哥德巴赫猜想证出来了”。

“随着大数据时代及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,统计迎来了第一个春天,可以说,统计以前从来没有被这样重视过。”王兆军说。

“数学跟物理化学不大一样,数学侧重于逻辑思维的训练,以及想像力的培养,数学家研究的问题多是内生的。”王兆军说道。

此外,王兆军向记者解释:“我觉得数学主要是培养人的逻辑思维能力,这个非常重要,如果说到四五十岁再学数学,这种思维训练、逻辑训练……我觉得完全不可能,所以要年轻的时候学数学。还有一个是想象力的培养,因为数学是天马行空的,不需要来自实际问题。比如陈省身提出的纤维丛,是微分几何当中的一个概念,而杨振宁杨先生把它应用于规范场中。数学家当时做的时候不一定知道有用,他是自己想出来的、完全抽象想出来的,但实际上多少年之后可能就非常有用。我觉得数学培养的这种想象力,对整个科技都是有帮助的。”

要多给从事基础学科研究的年轻人提高待遇

“数学是基础学科中的基础,现在咱们国家好多卡脖子的问题都可能与基础学科有关。”王兆军如此说道。

“之前有一种争论,我们只是做世界的加工厂,还是要做原创的东西?比如华为,任正非就是要做原创,原创就是别人没有的我来做,不只是说别人有的我会做,别人没有的我也要做。比如任正非,他就聘请了一批数学家。”王兆军表示:“华为5G做得很好,那是基于土耳其数学家埃尔达尔·阿里坎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极化码,华为把它实现了,现在成了(5G领域的)好多标准了。”

数学、统计学作为基础学科,如何能够为学生找到更好的就业机会也是重要的问题。“要让这些做基础学科的能静下心来坐冷板凳。在当今社会怎么静下心来?那我觉得应该把基础学科研究人员的待遇普遍提高,不是给有帽子的人高待遇。”王兆军表示。

“你看我们有帽子,相对来说工资都比较高。但是到了我这样的年龄,你多给我十万、二十万,又能怎么样?但是刚毕业工作的年轻研究员,你一年多给他10万、20万,那差别非常大。他刚毕业,正需要钱的时候没有钱,他就要去挣钱,而不会安心做学问。所以我觉得应该把年轻人的待遇提高,让他们能专心从事研究工作,而不为生活发愁。”王兆军表示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恒达首页-官网|登录 » 恒达注册 南开大学王兆军:统计学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被重视过